《权力的游戏》用生命做服装

●这个被网友评作“用生命做服装的剧组”,每一集都需要约700套服装,费用高达600万美元。

●《权游》之所以能拍得好看和HBO不惜血本的经费投入密不可分,花7亿拍10集电视剧,单集制作成本1000万美元,这个价码是一般美剧制作成本的5倍,是国内电视剧的10086倍。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已经播出到第五集,作为这部史诗剧集的倒数第二季,这一季播出之后迅速超越了前六季的收视率,再次打破了HBO的收视纪录。除了剧情,《权力的游戏》中的服装造型仍是一如既往的精良,其100多人的戏服团队从一开始被网友评作“用生命做服装的剧组”,每一集都需要约700套服装,费用高达600万美元。为此,HBO在第七季也拍摄了服装特辑——《A story in cloth》,介绍了一直精心为演员们打造精美服装的幕后团队。

米歇尔·克拉普顿是《权力的游戏》的服装设计师,她主导了《权力的游戏》一到五季的服装设计,第六季的末集为瑟曦和丹妮莉丝设计了四套服装,在第七季,她又彻底地回归。因为这部剧集的服饰设计,她也因此连续提名艾美奖“连续剧最佳服装”,并两次拿下奖项。在《A story in cloth》里,米歇尔说自己并不喜欢做针线,她喜欢的是衣服所表达的东西,而《权力的游戏》中,服装是人物表达最重要的途径之一。

在总体设计之前,米歇尔·克拉普顿都会跟原著马丁老爷子讨论具体的思路,以更好地理解剧中的人物和走向。

在这个虚构的独立世界里,服装不会被历史所规定束缚,“对于历史剧而言,你可以找资料,比如荷兰人穿什么,有了根据以后,就可以在此基础上发挥,从某种程度上说,权力的游戏难度更大,因为你必须凭空想象。”对于服装制作团队来说,这是难点,也是优势,米歇尔团队因此既可以到博物馆找线索,又能够通过各大时装周获得灵感。

当然,最重要的线索是故事本身,“我的确很喜欢故事,喜欢这种通过服装来讲述故事、塑造人物的感觉……我做的就是用布料来展现这一切。”

在《权力的游戏》播出以后,我们可以发现演员身上的服装、饰品和道具完全合乎身份,毫无违和感,颜色和元素和背景融为一体,衣饰既恰如其分的表达了人物,又没有喧宾夺主,好像他们本来就该是这样的穿着。

米歇尔团队将每个人物的衣服都尽量做到尽善尽美,即使只是一个路人的服装,也会有完整的设计,许多精心设计的刺绣和图纹,可能只会在屏幕上一闪而过,甚至可能根本不会被观众注意到。

为此,米歇尔下了不少功夫,在HBO的特辑中,她说自己无时无刻不在观察,休息期间也不会闲着,她有一个剪贴簿,只要看到喜欢的图片就会放进去,“像瑟曦的文件夹,我会不断往里面加内容,有时可能只是片布料。”

对于生活在海边的人,米歇尔想,他们因为有贸易和自由买卖,服饰自然更加奢华,样式也更繁复,而对于临冬城的人来说,颜色可能就更加黯淡。她还会根据情景具体设定,比如她会想,临冬城的人晚上会做什么?“她们可能会绣花,那么就得将这个活动和周围的人物融合到一起,同时考虑下环境和色彩。”

“我觉得让角色适应他们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可以让这个幻想可信,完整。有时我们会反其道而行之,例如内德·斯塔克不想去君临岛,他是一个真正的北方人,就算在很热的时候他都会穿着北方装束,以此作为一种抗议和声明。”

整部剧中每个人物的衣服都不是凭空产生、毫无理由的,即使一个路人的服装,也是精心安排的。而在所有人当中,米歇尔说她最享受给四位女性设计服饰——艾丽娅、丹妮、珊莎和瑟曦。

这四个女性的经历和个性差异非常大,但共同点是她们都随着时间成长,变得越来越坚强,米歇尔着力在服装上体现这些变化,“我总是喜欢在我的设计中呈现原著中的隐喻。”

比如丹妮,她在剧中的造型算是最特别的,既有复古元素,又充满现代感,加上她自带光环的人设,每每出现都是一场龙妈高定秀。

最开始,龙妈还只是一个清新少女,是哥哥夺取王位的助攻,将被送走嫁给一个她从未谋面的男人,她的衣服大多是淡色系、轻面料的雪纺纱裙,甜美纯净,没有任何攻击性。

随着剧情发展,作为唯一剩下的纯坦格利安血统,丹妮经过多次磨难后成为了势力庞大的龙之母,七大王国仅剩的三条龙全在她手里,大家族都来投奔了她,兵力雄厚,手下人才济济。她的衣服也随之改变为华丽、挺括的硬质长裙,但下半身通常又是裤子和靴子加身,带着战袍和走秀的气场,显得战斗力十足。

在第七季中,龙妈带着她庞大的军队直奔七大王国,直奔瑟曦和铁王座,她的衣服变得硬朗暗沉。米歇尔透露,这套衣服借鉴了丹妮哥哥以前衣服的元素,以预示龙妈将成为王者的寓意。

作为细节控的造型团队,龙妈的许多衣服上都设计了龙鳞纹,而且全部是手工缝制。

为凸显她的身份,配饰上也加入了龙纹和龙头的元素,这些龙头项链的制作周期是3-10天。

瑟后在国王还在世的时期,装扮还是以清新的颜色为主,设计上也柔和,不太具有进攻性,比如水蓝色的大袖摆绣花裙就是她前期的代表,上面绣着精致的红鸟图案尤其精致。国王死后,作为兰尼斯特家族唯一的女儿,她的心狠手辣逐渐显露,服装也需要改变以撑起她的欲望和野心。从掌权开始,她的衣服颜色更重,以黑色和深红为主,局部还会出现盔甲,细节处也装饰着娘家的狮子图腾。

比如红色衣服,袖子上设计了象征家族的狮子图案,手工制作的叠加刺绣,配上大量的珠环,工艺复杂考究。在长子乔弗里死后,瑟后的丧服也很考究,极为厚重和暗沉,肩部更是铺满黑珠、金环和骷髅头。

时尚总是双向影响的,米歇尔团队从各大时装周获取了许多灵感,而从杜嘉班纳的传统手工贴花到华伦天奴的罗马长袍,各类时尚品牌受《权力的游戏》的影响也很深。

印度设计师曼尼什阿罗拉在2015年秀场上直接使用《权力的游戏》主题曲作为背景音乐;设计师海尔姆特·朗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近年几个系列时装的设计都是受到《权力的游戏》的启发。

艾莉·萨博2017/18秋冬款造型更是完全走向《权力的游戏》,她在7月的秋冬高级定制新品发布秀上也表示,自己这组作品的灵感是《权力的游戏》里“智慧、勇敢、全副武装的女王们。”

克莱普顿在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工作,她领导了一支由织工,刺绣工和铠甲工匠组成的服装制作团队,为《权力的游戏》剧组制作服装。大部分服装都由他们从头开始制作(他们有自己的织机,自己生产布料!)。这个剧集在规模,人物,和盛况上一时无人能敌,连服装设计制作也相当豪奢。没有任何单独的线,扣子,靴子或手镯不是克莱普顿和她的工匠们竭尽全力思考并打造的。克莱普顿钻进《权力的游戏》世界中,像一个人类学家一样研究编剧们提供的剧本——她要问自己这些人物在各个地方都会穿什么,比如说临海的格雷乔伊(Greyjoys)家族和他们在铁群岛(Iron Islands)的无情、冷漠,湿淋淋的家里要穿什么,再到权力强大,富饶丰硕的兰尼斯特(Lannisters)家族还有他们喜欢在君临城(King’s Landing)相对阳光充足的气候之下穿什么。

雪诺身上那件看起来充满了野性气息的守夜人毛皮披肩,其实是用羊毛地毯加工成的!去年,洛杉矶盖蒂博物馆的一个演讲中,剧组的首席服装设计师米歇尔·克莱普顿透露了事实。“这些守夜人披肩实际上是地毯,”她说。“我们用尽一切手段加工这块地毯,剪、削、刮,又加了坚固的皮带。”

A:我将在每季开头先见见所有的新地方和新人,然后看看主要演员的旅程,看看接下来谁要去死!然后,我将开始研究新的场景和气候,商业以及什么是可用的,并由此开始大概研究和开发服装。然后,我将根据人物更加具体地设计。我会和剪裁师,铠甲工匠一起讨论这些设计图,并做出“试穿服”。这个模型会被调整,然后和可能染色和印花完的布料一起被切割并交给裁缝。然后,我们将经常有另外两身试装,如果是一套复杂的服装,在任何阶段我们都可能涉及做旧流程,刺绣和军械。

Q:《权力的游戏》出色之处不仅仅在于这些人物的精良服装,还有这些服装与人物实际生活地区的现实契合。你是不是很清楚《权》设定中每个地方的温度和地形细节?

A:没错!我觉得让角色适应他们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可以让这个幻想可信,完整。有时我们会反其道而行之,例如内德·斯塔克不想去君临岛,他是一个真正的北方人,就算在很热的时候他都会穿着北方装束,以此作为一种抗议和声明。

Q:《权力的游戏》的服装显得很沉重。布蕾妮全副武装时那服装看起来有20磅,它们有多重?

A:有时服装会非常沉重。有些演员喜欢这样,因为它确实给了他们角色的感觉,它改变了他们的运动和站立的方式。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种衣服,但是大多数都喜欢。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