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来水和城市下水道出现之前洗脸盆或浴缸都是搬来搬去的

在旧世界,公共设备往往模仿私人设备。旅馆的样子像巨大的私人住宅,市镇厅也是仿造有钱市民的豪华邸宅。但是在十九世纪,在美国涌现的城市社区里,新来的人多如牛毛,那里有钱的人很少,当然也没有古代的宫殿。在那里,公共建筑和公共设施的式样自成一体,逐步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新型百货公司炫耀商品的大展览橱窗,被公寓房屋和私人住宅所采用,变成了“美景玻璃窗”。自来水和浴室的情况也如出一辙。

在第一批把自来水引进室内的最有影响的美国建筑物中,有美国的豪华旅馆和公共游乐大厦。甚至在波士顿安装城市供水系统之前,1829年竣工的特里蒙特大厦就已有了自己的供水系统,向浴缸和底层八个厕所供水。自来水在美国出现不仅是象征性的,而且是实在的。自来水从底层向楼上逐步升高,起先楼上设有供每层居民洗澡的公共浴室,后来每个房间慢慢地都有了自来水。一般地说,首先接通自来水的是厨房里的洗涤槽,接着是洗脸盆,最后是浴缸。但是直到1869年,凯瑟林·比彻和哈里特·比彻主编的家庭计划通俗手册《美国妇女家庭》谈到的还是一种用手动泵抽水的厨房洗涤槽。

在美国,旅馆继续起着带头作用。早在1853年,新泽西州梅岬的芒特弗农旅馆的每一个房间不仅有了自来水,而且还有一个浴缸,这给美国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也使英国的游客感到惊讶不已。到1877年,波士顿一家中等价格的旅馆在每一个房间里都装上了有冷、热自来水的洗脸盆。但是直到二十世纪初,每一个房间里都有独用浴室才成为美国较高级旅馆的标准设备。1908年,企业家埃尔斯沃思·M·斯塔特勒建造了他的新旅馆,当时他的宣传口号就是:“花一个半美元住一个带浴室的房间。”

首先,自来水是一种节省劳力的装置。在这以前,即使厨房洗涤槽旁有室内水泵,但要使水流出来,仍然要花气力;洗脸盆或浴缸用水要靠手来取。英国游人在第一次看到美国旅馆和家庭中的卫生设备时,认为那只反映美国仆役劳动力不足的又一方面。美国劳动力昂贵这一点,的确有助于说明为什么自来水和室内卫生设备在美国很早就变得平淡无奇了。在自来水和城市下水道出现之前,洗脸盆或浴缸都是搬来搬去的,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哪里取水最方便就往哪里搬。

当时还没有“浴室”这种东西,因为从实用观点看,没有理由要把浴缸和洗脸盆固定在一个地方。供水系统开办时都是私人企业,谁需要水,就把水卖给谁,但是兴办污水处理系统就不能那样了。这就是污水处理系统迟迟出现的原因。只有出现了城市污水处理系统,自来水才有可能成为一种公共便利设施。1850年,莱缪尔·沙特克(我们已经认识他是德鲍在1850年人口调查的合作者,也是美国至关重要的统计学的奠基人)在他的开创性的《马萨诸塞州环境卫生委员会的报告》中,对迫切需要兴办城市污水处理问题作出了说明。

1860年,美国共有供水系统一百三十六个,而污水处理系统仍只有十个。到1880年,污水处理系统有二百多个。但是,当时的污水处理“系统”只是把未经处理的城市污水收集起来,排放到附近的湖泊或河流中去的一种处理途径。城市供水系统的发展,反过来又更加迫切需要兴办更好的污水处理系统,因为各城市现在发现,它们的水源也正是被它们污染的那些河流。马萨诸塞州一马当先,在1896年成立了州卫生委员会,率先在劳伦斯实验站研究污水处理问题。但这是一个肮脏的问题,很难在大庭广众中进行讨论。

人类的污水无论经过怎样稀释,总要对集体供水带来危险,而这一点也只是由于顶住了公众的强烈反对,才使人们逐步看到的。在劳伦斯实验站,海勒姆·F·米尔斯一反当时急流能净化河川的普遍主张,发明了一种污水慢流沙滤系统,从而帮助马萨诸塞州把伤寒病死亡率减少了百分之八十。随着污水处理系统的发展跟上了供水系统的步伐,卫生设备的巨大新市场出现了。美国旅馆和汽车旅馆“带独用浴室的房间”以及成倍增多的家庭浴室,需要更好的、更易擦洗和维修的浴缸。二十世纪的头二十年中,美国搪瓷制品的生产突然增加。

在这以前的几十年中,曾经试验过许多材料来制造浴缸:有色铅皮、锌皮或铜皮的木盒状浴缸;有素色的、上漆的或镀锌的铸铁浴缸,有薄钢板浴缸,有薄铜板浴缸,有陶瓷浴缸,甚至还有铝制浴缸。但所有这些不是太易损坏,摸上去太冷,就是价钱太贵。一种耐用的、喷涂瓷釉的铸铁浴缸早在1870年就已制造出来了,不过那时一个制造者每天只能生产一只这样的浴缸。直到1900年,卫生设备仍然是手工制造的,但是浴缸的产量已经提高到每个工人每天生产十只。1900年以前,普尔曼卧车的包厢已经用上了一些铸铁瓷釉浴缸。

接着到1920年,注定要在半个世纪内成为不变标准的双层整体瓷釉浴缸已经用机器成批生产。这种浴缸的铸造是浇注、冷却、擦洗连续进行,工人不需要有什么技术。从1915年到1921年,瓷釉卫生设备(洗脸盆、浴缸等等)的年产量翻了一番,到1925年又翻了一番,达到五百多万件。美国浴室不可缺少的其他组成部分,除洗脸盆外,当然要算抽水马桶了。采用室内抽水马桶来处理人的粪便,是迟迟才实现的,原因之一是:它和用自来水的洗脸盆不同,它不是一种十分明显的节省劳力的装置。

直到十九世纪行将结束之时,人们才普遍相信,人的粪便是疾病传染和污染水源的一种危险的根源。农村生活和习惯不赞成制造机器来做自然界能够做得更好的事。大地应该有吸收和除臭的非凡能力,而处理人的粪便常在地面上进行。人们退避到附近的树林或其他某个隐蔽处所;他们每一次仔细选择一个不同的地方,想用这种办法来防止臭气,因为臭气被普遍认为是疾病的真正传染根源。在村庄,人们觉得最好还是建造一些特别的隐蔽地点或“厕所”。但是,人们一般认为,厕所作为一种卫生的设施,总不如那些朴素而尊严的静僻处为好。

即使在有厕所的地方,厕所也主要是供妇女和儿童使用的,男人则仍旧利用牛棚马厩或树林间空地。美国抽水马桶的第一批专利证是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发给的,但是直到过了十九世纪中期,在供水系统和污水处理系统出现之后,抽水马桶才开始普遍使用。1851年,米勒德·菲尔莫尔总统据说在白宫安装了第一个永久性浴室和抽水马桶,他为此受到了批评,有人说他做了一桩“既不卫生又不民主”的事情。即使在有了城市污水处理系统之后,也很难说服这些系统的所有者花钱去安装卫生设备和接通下水管道。

尤其是在人口拥挤的城市中心,污水处理问题显得最为紧迫,但要说服房东们利用污水处理系统,却往往难以办到。十九世纪末,成千上万的人仍然使用修建有下水道的街道上的旧式厕所和污水池。设计一种令人满意的抽水马桶绝不是容易的事,它需要管子工、发明家和水力工程师的才能。问题是要设计出一种带装置的马桶,它既要能自动清洗,又要不发出太大的响声,同时也不要用水过多。现代冲洗式马桶是按照虹吸原理工作的,它利用吸力来清洗马桶。这种马桶到1870年就已在英国发明了出来,并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为那些用得起的美国人所使用。

要求使用间隔时间较短的冲洗阀马桶,在二十世纪初发展了起来,并在长时期内成为马桶设计方面的唯一重大改进。抽水马桶和浴缸一样,只有在改进了搪瓷制品——铁上涂瓷釉的卫生设备——的大批生产的方法之后,才能得到推广应用。到二十世纪开始的时候,美国为浴室大批生产的搪瓷制品质量已经很好,完全可供欧洲王公贵族之用,于是,在英国的白金汉宫和普鲁士国王的私邸中,都装上了美国的这种产品。抽水马桶每冲洗一次需要几加仑的水。因此,在美国普遍装抽水马桶的一个副产品,万事万物民主化的又一征兆,是公众对水的需求大量增加。

早在1860年,在波士顿就已发现,派克大厦每天用水超过二万加仑,特里蒙特大厦每天用水超过二万五千加仑,于是安装了水表,以便按用户的实际用水量收取水费。在下一世纪,家庭对水的新用途大大增加了:洗衣机、洗碟机、垃圾处理机、草地自动洒水机、增湿机和空调机,这些机器都需要用水。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欧洲十大城市(包括伦敦、巴黎和柏林)每人每天平均用水为三十九加仑,而在美国十大城市(包括纽约、费城、巴尔的摩、芝加哥和底特律)每人平均用水要多四倍,即每天一百五十五加仑。使用水和浪费水的新方法似乎是无穷无尽的。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