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普为什么要打造“青年近卫军”

“年轻化”,无疑是这届俄罗斯新政府的最大看点,内阁成员中近一半为1970年前后出生。据《青年参考》记者统计,在新内阁“总理加部长”总共29人中,“40后”1人、“50后”6人、“60后”17人、“70后”4人、“80后”1人,平均年龄为47.3岁。

其实,自几年前梅德韦杰夫成为俄罗斯的“60后总统”以来,俄对本国年轻干部的培养就开始投入很大精力,并多次强调要提高青年的参政议政意识。

由于发现俄政府在人才储备上问题严重,致使高层领导在更换地区行政长官时捉襟见肘,2008年,梅德韦杰夫明确强调,俄将吸引有才华的年轻人为国效力,并为“后备干部储备库”确定了5条标准:已显现杰出的管理施政才能;具有战略思维头脑;社会上口碑良好;没有任何道德污点;年龄在25~50岁之间。

后经层层选拔,有“黄金百人”从1211人的大名单中脱颖而出,进入首批“总统储备干部”之列。在年龄上,这100人中“80后”和“70后”共有50人,占到一半。在亲自接见这些朝气蓬勃的“人中翘楚”时,梅德韦杰夫的偏爱之情显露无疑,他甚至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有人遭到上司的排挤,可以直接找他寻求庇护。

此后,梅氏开始细心考察并大胆使用这些年轻干部。《青年参考》记者发现,“百人”中已有数十人不同形式地“被升迁”,其中31岁的托卡列夫已成为俄政府地区发展部副部长、32岁的拉科娃则当上了政府司法局的局长。俄媒体称,“不久的将来,俄年轻人可以不必等到拿养老金的年纪就能掌握大权了。”

普京在对联邦级“普家军”重新排兵布阵的同时,也在对俄境内83个联邦主体的“地方诸侯”们进行着潜心调遣,让一些年轻人充实到地方官的队伍中去。

《青年参考》记者发现,自2008年5月以来,俄83个联邦主体中已有57个“一把手”去职。通过这一系列人事变化,“梅普组合”不仅砍掉了一些地方的“长青树”,同时也使地方行政长官的年龄结构明显年轻化,他们的平均在任时间也从2008年时的7.2年减至目前的4.7年。

2008年5月时,俄地方行政长官的平均年龄为54.4岁。当时,在地方大员中,有5人超过70岁。“一把手”中最年轻的,是车臣自治共和国领导人——31岁的卡德罗夫,最年长的则是巴什科尔托斯坦共和国领导人——74岁的拉希莫夫。

而到了2012年5月,俄地方官的平均年龄已降至52.5岁。这些人中,有6人不到40岁,已经35岁的卡德罗夫依然是其中的“最年轻者”,而最年长的“一把手”则变成克麦罗沃州的州长——67岁的图列耶夫了。

现在,俄罗斯新政府的主要人事安排已尘埃落定,普京终于完成了重返克宫后对“普家军”的改造工程。精不精干仍需观察,但他们对普京的忠诚度,肯定都没得说——因为这都是“普京的人”,这一点丝毫未变。

虽然在新政府的21位部长中有16位都是新面孔,但重要职位的人员变动并不大,外长拉夫罗夫、防长谢尔久科夫、财长西卢阿诺夫等均为普京“旧部”,“普京风格”仍将延续。

上届政府中担任政府办公厅主任的瓦伊诺,出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一职;普京任总理时担任其新闻秘书的佩斯科夫,现在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兼总统新闻秘书;而总统助理由此前的6人增至8人,其中5人都是上届政府中的“老部长”,原内务部长努尔加利耶夫还被任命为俄联邦国家安全会议副秘书。无疑,这些普京的老臣也都在克宫找到了“立锥之地”,可谓“新人登场、旧人不离席”,也算皆大欢喜了。

除了“人员”变化外,新内阁的安排还有“结构”变化:“第一副总理”由原来的2个变成了1个;新设了两个部,即“远东地区发展部”和“开放政府联络部”;而原来的“卫生和社会发展部”则由一个部拆分成了两个,即“卫生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这种结构性的变化体现了普京对远东地区发展、对网络时代政府与民众关系、及对国内百姓民生的愈加重视。

“年轻化”,无疑是这届俄罗斯新政府的最大看点,内阁成员中近一半为1970年前后出生。据《青年参考》记者统计,在新内阁“总理加部长”总共29人中,“40后”1人、“50后”6人、“60后”17人、“70后”4人、“80后”1人,平均年龄为47.3岁。

其实,自几年前梅德韦杰夫成为俄罗斯的“60后总统”以来,俄对本国年轻干部的培养就开始投入很大精力,并多次强调要提高青年的参政议政意识。

由于发现俄政府在人才储备上问题严重,致使高层领导在更换地区行政长官时捉襟见肘,2008年,梅德韦杰夫明确强调,俄将吸引有才华的年轻人为国效力,并为“后备干部储备库”确定了5条标准:已显现杰出的管理施政才能;具有战略思维头脑;社会上口碑良好;没有任何道德污点;年龄在25~50岁之间。

后经层层选拔,有“黄金百人”从1211人的大名单中脱颖而出,进入首批“总统储备干部”之列。在年龄上,这100人中“80后”和“70后”共有50人,占到一半。在亲自接见这些朝气蓬勃的“人中翘楚”时,梅德韦杰夫的偏爱之情显露无疑,他甚至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有人遭到上司的排挤,可以直接找他寻求庇护。

此后,梅氏开始细心考察并大胆使用这些年轻干部。《青年参考》记者发现,“百人”中已有数十人不同形式地“被升迁”,其中31岁的托卡列夫已成为俄政府地区发展部副部长、32岁的拉科娃则当上了政府司法局的局长。俄媒体称,“不久的将来,俄年轻人可以不必等到拿养老金的年纪就能掌握大权了。”

普京在对联邦级“普家军”重新排兵布阵的同时,也在对俄境内83个联邦主体的“地方诸侯”们进行着潜心调遣,让一些年轻人充实到地方官的队伍中去。

《青年参考》记者发现,自2008年5月以来,俄83个联邦主体中已有57个“一把手”去职。通过这一系列人事变化,“梅普组合”不仅砍掉了一些地方的“长青树”,同时也使地方行政长官的年龄结构明显年轻化,他们的平均在任时间也从2008年时的7.2年减至目前的4.7年。

2008年5月时,俄地方行政长官的平均年龄为54.4岁。当时,在地方大员中,有5人超过70岁。“一把手”中最年轻的,是车臣自治共和国领导人——31岁的卡德罗夫,最年长的则是巴什科尔托斯坦共和国领导人——74岁的拉希莫夫。

而到了2012年5月,俄地方官的平均年龄已降至52.5岁。这些人中,有6人不到40岁,已经35岁的卡德罗夫依然是其中的“最年轻者”,而最年长的“一把手”则变成克麦罗沃州的州长——67岁的图列耶夫了。

现在,俄罗斯新政府的主要人事安排已尘埃落定,普京终于完成了重返克宫后对“普家军”的改造工程。精不精干仍需观察,但他们对普京的忠诚度,肯定都没得说——因为这都是“普京的人”,这一点丝毫未变。

虽然在新政府的21位部长中有16位都是新面孔,但重要职位的人员变动并不大,外长拉夫罗夫、防长谢尔久科夫、财长西卢阿诺夫等均为普京“旧部”,“普京风格”仍将延续。

上届政府中担任政府办公厅主任的瓦伊诺,出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一职;普京任总理时担任其新闻秘书的佩斯科夫,现在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兼总统新闻秘书;而总统助理由此前的6人增至8人,其中5人都是上届政府中的“老部长”,原内务部长努尔加利耶夫还被任命为俄联邦国家安全会议副秘书。无疑,这些普京的老臣也都在克宫找到了“立锥之地”,可谓“新人登场、旧人不离席”,也算皆大欢喜了。

除了“人员”变化外,新内阁的安排还有“结构”变化:“第一副总理”由原来的2个变成了1个;新设了两个部,即“远东地区发展部”和“开放政府联络部”;而原来的“卫生和社会发展部”则由一个部拆分成了两个,即“卫生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这种结构性的变化体现了普京对远东地区发展、对网络时代政府与民众关系、及对国内百姓民生的愈加重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